艾許莉小姐

感謝你的詳細回答

那天邊跟你講話邊看完的時候就想回

但是真的太晚而且思緒都被工作的話題扯的遠遠的了

雖然我們的部落格對話也是有關工作

 




雖然知道你之前一直在公司作research

但沒想到是這麼這麼的大量

連國外的公司都研究了起來

你真的該作跨國比較

應該比我研究所論文還要棒XD

我想每天我用skype或是con-cally在問你問東問西的時候

你一定在想

"這傢伙怎麼什麼都不懂,還翻譯過insurance的industry framework真是不可置信"

如果你看過那東西就會發現它其實基本到無法號稱是我們的method







離題了

好吧其實也沒什麼題

我只是想回應你寫的一些部份

從我進這裡開始,就像你感覺到的,我很愛這裡

並非因為我贊同日本人從一而終的觀念而我也必須遵循

也許就像你說的

我真的很幸運,遇到很多很棒的人

而對自己毫無自信的我

以為在這個好心送我到日本栽培我的地方

可以為自己找到一點點存在的意義

就像客戶對白先生(匿名的簡略版,你知道的)說

「這個專案,非你不可」

我也跟你說過

像這樣在日本人的世界可以不用靠酒就贏得這樣的信任

那真的是非常不簡單的事

還有那個疑似已婚者也告訴過我

這世界上還有工作像consultant一樣

客戶花這麼多錢請你來

然後還在最後的時候深深跟你鞠躬真心地說謝謝

我們公司的標語看起來似乎太理想

但那確確實實是存在著的






而我遇到的,就是這些偉大的人

可能沒有偉大到是使命感驅使

可以確認的是他們樂在其中

我想有一天

當我有了這樣存在的意義

也可以對自己的人生有個交代了








當然我也想過要走

其實也是這兩個禮拜的事而已

說真的只有一瞬間

只有那一瞬間我就覺得很悲哀

因為我想起來我走不了

原因你也知道

更悲哀的是

我以前感謝的事情

在當我發現自己被綁住的瞬間

我才知道其實自己正在被利用







不過這幾天

處理這麼多日本大頭們的事

那種緊張度有暫時讓我忘記去難過

所以我的飆淚指數算是減緩下來了

雖然每天晚上只要工作的事情一停

我總覺得自己做了很多但又什麼都沒作

我想這種事情沒有留下紀錄也是應該的






只是

把我放在這樣的位子

是你們的真意嗎

每天我心裡總不斷地這樣問著










我常常想起我曾經寫過的彩虹文章

感謝成那樣實在是很可笑

除了我之外應該沒有任何人記得曾經有這樣的海市蜃樓吧

 

 

 

 

 

 







人總是覺得自己的故事最可憐

我竟然開始講了自己的事

然後就忘了回你說的鬼牆事件

那一點都不是你的錯

如果有牆的話

我們就不會講這麼多話了(每天狂skype回家還用講的然後還用部落格對話)

但我很明白那為什麼會讓人差點飆淚

至少是我的話就會

那根本已經是對個人的攻擊了

更何況其依據是建立在個人喜好上

我覺得那還不如變成haran

走也走的瀟灑













就像我一直跟你說的

你應該去更好的地方

雖然我不希望你走

也好希望讓你看到在這邊有很多很棒的人(雖然我現在只能遠觀不能...)

但現在的我真的深信工作這玩意要靠運氣

別說我們這些小咖不懂忍耐太任性

要說任性也是那些上面的傢伙!

你說的向上管理我可是超級強烈地感同身受

但前提是

你得抱對大腿








Anyway

祝我們好運

不管我們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ayang 的頭像
unayang

丸♥の内

una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