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跟瞎拼去統一事務所
然後晚上約跟范范去吃拉麵
吃完之後三個有別腹的女人往甜點衝是必定的

我們去池袋的La maison←超想引進台灣的店之ㄧ
裝潢跟新宿那家差不多
今天很幸運地不用排隊
也很幸運地坐到大沙發(果然人多勢眾)
我們歸因於禮拜五晚上是飲み会之夜
一次會二次會都不會來這裡所以沒人跟我們搶

蛋糕很快地就被解決
被我們唸的很彆扭的大吉嶺也很快喝完
開始三個女人的嘰哩呱拉與盛り上がる大笑

真不知道是笑的太激動還是講到喝醉酒的話題
一走出店我還真的頭暈
難不成我的蛋糕裡加了酒??
(我的蛋糕↓白色巧克力起司塔)

反正就這樣昏沉沉地坐電車騎腳踏車回到家

回到家不到五分鐘我真的覺得我快暈過去了
記得昨天看新聞說現在是日本一年中流行性感冒的peak
我想我真的跟上流行了哀~
其實我已經昏了兩天睡超多
而且明明有很乖準時吃飯
還吃營養有機納豆跟優格還有全麥麵包
怎麼打了三天抵抗力還沒打贏
很怪的是只有喉嚨痛和頭暈
其他什麼病徵也沒出來
真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該害怕它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總之真是昏死我了
現在就像喝醉一樣
頭一次遇到這種的
就叫他酒醉型感冒好了



創作者介紹

丸♥の内

una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