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五點鐘
我閉著眼
我知道那是夢
我知道我應該要醒來
但我想要好好的看清楚
是什麼讓我這麼痛


眉頭緊緊皺著
眼淚不斷地流
我好像很用力地哭
哭的抽蓄
哭的喘不過氣
其實我很明白是什麼讓我這麼痛



我又夢到了
我討厭我總是如此清楚自己的底線
又不時地讓夢來挑起它而弄痛我自己




感情本無對錯
因此再多的對不起
也無法治癒我的痛
雖然我也不曾怪過誰
那痛楚卻成了一種後遺症
從此以後似乎注定了不幸


     「我想要走在太陽之下」

                 -白夜行

    全站熱搜

    una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