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為我整個老了整個懶了

才明白自己只是很善於應場景而變化的丑角

我可以把台中乖寶寶扮演的好

日本小主婦我也當之無愧

可是卻也沒失去扮演愛玩的台北人的慾望

發現這件事情的時候

有點覺得自己不僅入戲入的可怕

而且開始不懂哪個才是真正的我

因為似乎每個都是我




其實大可不用為這樣的事擔心

反正去哪裡就當什麼人

適得其所有何不好

只是覺得自己怎可轉變的如此泰然

三小時的客運或是飛機

我就可以馬上投入到另一個角色

而回頭望只覺得那像是別人的戲

還有當我離開不再回去時

那個角色是否就從此沉睡?




我一直以為台北是我的過去

可是今天早上坐著捷運走在地下街

怎麼有...沒離開過的感覺

我幾乎要忘了我去了日本這件事

日語變成我第二語言還有我在日本熟悉的家

好像這一切沒發生過

也許台北令我太熟悉,甚至勝過台中

也許我只是很習慣地太入戲




禮拜天的飛機一飛走

下一次來台北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不知道那個我還在不在

    全站熱搜

    una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