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又做惡夢了


我在夢裡沒有哭
心太痛
痛到嚇的哭不出來
我睜開眼睛卻沒有發現這是夢
只是覺得好傷心好傷心
於是大哭了起來


我不知道那些噩夢什麼時候可以離開我


我以前常常說
也許得到報應的不是男人
是我
對吧?


我想我是真的有愛過
否則他們的離開不會變成噩夢
我曾經在以前的日記裡寫著
「我已經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了」
我以為那是短暫的分手症候群
但這樣的怪病卻纏了我很久


記得看過古天樂一部戲
忘了叫什麼名
好像是跟梁詠琪演的
他說"每一段愛情都會留下一點東西"
他們兩個背對背走遠的那一幕
我哭的很難過

我向來都在別人無法理解的點大哭...
好吧我承認我自己太入戲...



說回到噩夢
他自己總會發展出新的劇情
但卻每次都一樣令我好痛


你們肯定笑我傻了
為了一個夢何必呢?
可夢為什麼特別讓人痛
就是因為那是內心最深處
即使我好幾年從不去剝開傷口
自以為已經痊癒
然後它就會突然來個冷不防地在夢裡發作
提醒你它的存在


也許傷口他不只是個傷口
為什麼我們經過愛情會變
因為它們將會塑造我們未來的樣子


很老的歌
孫燕姿的天黑黑
"單純美好的小幸福"
也許真的就只有在18歲的那一年而已

    全站熱搜

    una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